2018-3-13 15:27:17
>>为什么别人没你辛苦,却又比你赚的多?

  挣钱是个技术活,忙不一定高效,闲也不一定浪费。会挣钱的人,也许是每天看起来悠闲,也是一分钟上下几十万;不会挣钱的人,可能整天累死累活的,收益却刚刚能顾上温饱。面对一成不变的工作,不妨多思考一下,怎样才能“躺着”赚点钱?

  你是不是经常觉得,付出同样的辛苦,别人挣的却比你多?甚至有人真能“躺着”把钱挣了,让人很不服气?

  为什么别人没你辛苦,却又比你赚得多?

  关于这点,著名幽默作家周腓力讲过一个故事。

  有一次,他经过街边一家服装店,看到有位老先生靠在店门口躺椅上悠哉地晒太阳。

  一问才知道,原来这个大大咧咧的“闲人”,就是服装店老板,而店里忙进忙出的,则是他的老婆跟两个女儿。

  作家很羡慕,说:“老先生,您可真有福气,老婆、小孩都这么能干,您啥都不用做,就可以在这儿晒着太阳享清福。”

  谁知,老先生听完,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神秘地说:“你觉得我什么都没做?不对。其实我正在做一件最最重要的工作。”

  作家惊讶地问:“什么工作?”老先生神色一变,严肃地回答:

  “我在承担风险。”

  这个回答乍看只是玩笑,但是仔细想想,其实也有几分道理。

  别看是一家小小的服装店,开在哪里,怎样装修,进什么货品,如何摆放,雇什么样的人,如何管理……稍微一想,就有无数让人头疼的细节。

  所有这些都是选择,而只要做选择,就一定要承担相应的风险。

  所以,在路人看来,老板只是在晒太阳,但在老板心里,店里生意运营得怎么样,完全是他这一系列选择的结果。在常见的“体力劳动”和“脑力劳动”之外,还存在着一种“风险劳动”。

  一、承担风险劳动,才有可能当领导

  很多领导为了表示自己知人善用,常常会说“用人不疑”。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人总是会变的,人总是有弱点的,哪有什么人真的没有疑点,值得完全信任。

  既然如此,为什么领导还是经常标榜这句话?

  道理很简单,因为当领导的职责之一,就是要承担起察人和用人的责任,认准了一个人,就要充分放权使其得以发挥最大效能。

  如果半信半疑,想用又不敢担责,徒增组织人事成本。

  说白了,世上没有完美的选择。

  所以,如果没有愿赌服输的魄力,就不适合杀伐决断的岗位。所谓成大事者不纠结,不能“好谋而无断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因此,领导选人用人,也是一种“风险劳动”。在不确定的世界里做确定的决策,在压力和焦虑面前保持冷静,这就是风险劳动者的基本素质。

  不过,如果你以为风险劳动只是决策者或管理者的事,那就又错了。有一些看似纯体力劳动的职业,其实也有一大部分收入来自风险劳动。

  比如说,同样在煤矿工作,下井和不下井的工人,待遇相差极大;同样是保洁工作,在室内擦玻璃和在室外进行高空作业,收入也大不一样。

  这明显不是由体力劳动的强度决定的,而是由风险劳动的强度决定的。

  甚至是像超市收银这样看起来跟风险沾不上边的工作,员工收入里也经常会包括一笔额外的“风险金”,就是为了应对难免会出现的短款现象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因为你的大意给公司造成了损失,你得负责赔偿。但是别担心,这里的风险已经事先算进“风险劳动”这部分的收入里了。

  二、做公司中的“懒蚂蚁”

  在企业管理上,对“风险劳动”这个概念还有一个延伸性的应用。

  如果你整天忙忙碌碌、日程排满,那反而说明有问题。要让自己有时间闲下来,要让一部分人经常能闲下来,去做些看似没意义却更具挑战性的事,才能产生更大的效益。

  这个现象,叫作“懒蚂蚁效应”(Lazy ant effect)。

  蚂蚁一直都被看成勤劳的代表,但是北海道大学生物学教授长谷川英佑有不同看法。

  他在2002年做了个实验,将90只蚂蚁分成3组,然后在各自的人工巢穴里安装了微型摄像机,观察它们的日常行为。结果发现,每个小组都有20%的蚂蚁其实是不做事的,要么躺着不动,要么就是在巢穴周围四处闲逛,教授叫它们“懒蚂蚁”。

  这就奇怪了,这么勤劳的物种,怎能容忍一群白吃白喝不干活的废物?但是稍等,它们的作用只有非常时期才能体现出来。

  当研究者断绝了这群蚂蚁的食物来源时,那些平常工作起来很勤快的蚂蚁立刻陷入混乱,急得团团转,反倒是那20%的懒蚂蚁站了出来,带领蚁群找到新的食物来源。

  原来,它们平时的四处游荡、玩耍,其实是为了侦察和研究。也就是说,蚂蚁在亿万年的进化中形成了这样一个群体智慧:种群要保持一部分“闲逛”的自由,在遇到危机时,才更有可能找到新的出路。

  所以,在一个机构中,一定要有一批这样的“懒蚂蚁”,不被日常事务性工作绑定,而将大部分时间用于“侦察”和“研究”,发现机构的薄弱之处,同时保持对外界环境的敏锐感知。说白了就是不遵常规、敢想敢干。反过来说,如果一个机构里全都是勤快老实的工蚁,只知低头干活不知抬头看路,那它可能看起来效率高,但是关键时候的应变弹性一定会很低。这个风险,比一部分人游手好闲不干活的风险更大。

  三、做“工作之外”的工作更有价值

  按照现代管理学大师彼得·德鲁克(Peter F. Drucker)的说法,大部分管理者都是“机构的囚徒”。

  因为公司的每个人都可以随时来找你,而你也必须要应对所有人的需求。上级随时可能找你开会,下属随时可能找你汇报,突发情况随时可能需要你冲到第一线。

  这样一来,你就很容易陷入事务性的繁忙中,忙着打电话,忙着发邮件,忙着完成各种KPI指标。最直接的后果,就是你变成了“近视眼”,只看到眼前的具体事务,没时间思考团队的前进方向。

  可是,作为管理者,你要想想,蚂蚁的世界那么简单,尚且需要20%的“懒蚂蚁”时刻留神外界变化,人类社会这么复杂,又怎能只考虑眼前的工作?

  所以德鲁克就很直接地说:“一个管理者整天加班还嫌时间不够用,并非什么值得夸耀的事,反而是极大的浪费。”

  因为管理者最稀缺的资源不是人力,也不是预算,而是时间。不管日常工作多忙,也总要给自己留出反省总结和提升的时间,让自己“闲”下来。

  这个“闲”不是脑子放空沉迷于撸剧、玩游戏,而是不带任何具体目标地琢磨自己手头上的事。比如说,怎样理解你的用户,怎样理解市场、业态、竞品、行业趋势。这些都是“重要但不紧急”的事,看起来东拉西扯,但是战略方向要想逐渐成型,还真少不了这些工作。

  再举个古代的例子,战国时孟尝君门下有食客三千,不靠谱的人居多。但是关键时刻,却总是这些“闲人”发挥大作用。

  比如说,孟尝君派一个叫冯谖的门客去封地收账,这位仁兄一看当地日子挺苦的,就把所有债券凭证烧了,回来跟孟尝君说,钱是没有,但我给你买来了“义”。

  用现在的话说,公司现金流是不错的,关键是公关形象方面有点儿问题,所以我自作主张,给你做了一波宣传。

  果然,不久后孟尝君被齐王猜忌,被迫回到封地,结果老百姓十分感恩,出城十里远迎,这个良好的群众基础成了孟尝君东山再起的本钱。

  冯谖这个举动看起来没事找事,却是未雨绸缪,给孟尝君留了条后路。用一般的考核方式怎能衡量出这一招的价值?

  所以,这时就需要有闲人、落闲子、出闲招,这种“闲招”从战略意义上来说又是极其重要的。

  现代企业管理中也非常重视“懒蚂蚁”的贡献。有些企业会建立完备的战略规划和市场分析部门,它们不负责产出经济效益,只负责分析市场动向,为企业提供灵敏的嗅觉。

  还有一些企业,甚至会逼着员工不要太忙,比如谷歌,公司允许员工将自己20%的工作时间用于本职工作之外的项目。

  就是说,除了公司要你干的活儿,你自己也得去琢磨还能再干点儿啥。这20%的时间我出钱养着你,爱干什么干什么,这就是典型的“懒蚂蚁”。

  而事实证明,这个政策,是谷歌产品创新最重要的来源之一。像我们熟悉的Gmail、Gtalk等产品,都是这20%的“懒蚂蚁时间”结出的硕果。

  总之,挣钱这件事,真的不一定是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”。忙不一定高效,闲也不一定浪费。

  你觉得别人是在躺着挣钱,其实很有可能只是因为别人选择了正确的劳动方式。

杜娟 | 阅读全文 | 回复(1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 | 收藏该日志
2018-4-14 22:26:00
>>Re:为什么别人没你辛苦,却又比你赚的多?
你觉得别人是在躺着挣钱,其实很有可能只是因为别人选择了正确的劳动方式。
baishan009 | 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

发表评论:

    昵称:
    密码:
    主页:
    标题:
用户公告
时间记忆
我的相册
$show_photo$
最新日志
最新评论
最新回复
我的好友
站点信息
   http://.